拿破仑的骑兵及其战术运用

   日期:2021-04-06     浏览:1    
核心提示:法国大元帅萨克斯曾在《我的遐想》中写道:“老兵和老马都是好的,新兵与新马毫无用处。”这充分体现了骑兵需要长期进行专业技术

法国大元帅萨克斯曾在《我的遐想》中写道:“老兵和老马都是好的,新兵与新马毫无用处。”这充分体现了骑兵需要长期进行专业技术战术养成训练。新兵要成为合格的步兵已经颇费周折,而要想成为“高高在上”的优良骑兵,所付出的努力将远多于步兵战友。培育、保养战马也需要漫长的时间与可观的精力。正如法军骑兵名将南苏蒂所述——马没有爱国主义,精神力量可以让士兵在困苦环境下坚持奋战,却无法作用到战马身上,它们需要反复的训练与足够的补给。

(上图)1812年7月25日,法军骑兵纵队在奥斯特罗夫诺战斗中冲击俄军炮兵

尽管骑兵在挑拣新兵时倾向于选择来自牧区或拥有骑乘经验的人员,但绝大部分新兵依然是从未骑过马的普通农民。最开始的训练不会设在马上,新兵要和步兵一样学习站姿与行进。 步行练习有所收效后,新兵就要开始以个人为单位学习骑乘相关动作。当然,这一部分训练也不会直接上马进行,新兵需要首先学习如何给马装上马勒、马鞍和其他各类马具。通过检查后,新兵才能在负责教授骑术的军士的监督、保护甚至打骂下完成上马动作,有人甚至要通过木马来学习基本动作。当新兵终于学会上马后,军士便会要求坐在马鞍上的骑手不许触碰缰绳,还要将双手交叉在胸前,单纯凭借下身使力稳坐于马上。此后,新兵将逐步学习如何以单手、双手操纵缰绳,以缰绳控制马匹;如何使用马刺;如何控制马匹的速度和方向;如何在缺乏马勒、马鞍、马镫的状况下快速上下马;如何在马上使用冷兵器乃至装填、拆卸、组合枪支。 新兵的单人马术逐步成熟后,也会进行四人一队的初步队形练习,最终和步兵一样学会以密集队形展开机动和战斗。能力最强的一批骑兵还会接受马上散兵战训练,成为执行前哨战任务、在行进中护卫侧翼的侧卫骑兵。一般而言,资质较好的骑兵新兵需要三到六个月时间掌握基本技能,资质较差的新兵可能需要长达一年的基础训练时间。

(上图)根据1804年《临时条令》列成的法军胸甲骑兵中队横队阵形

与步兵一样,骑兵冲击力主要来自队形和速度,各国正规骑兵的基本战术单位均为中队。以法军为例,其每个团下辖4 个中队, 尽管重骑兵中队理论编制为172 人,轻骑兵、龙骑兵中队为232 人,但实际上胸甲骑兵、卡宾枪骑兵中队人数约为100 人,猎骑兵、骠骑兵中队人数略多,在战时能达到150 人左右。每个中队下辖2 个连,每连辖2 个排。与步兵相似的是,战时这两个连将进行人员调整,编成两个人数大体相当的骑兵分队。有趣的是,当时的法军并没有设立专门的中队长军职。一般而言,在战时负责指挥中队的是该中队资历较高的连长,而名为“中队主官”(当时已变为军衔名)的骑兵少校通常会指挥身边的两个骑兵中队。

在战斗中,中队里的大部分军官与军士都会身处横队侧后方收拢队形。不过,由于骑兵通常情况下无须向前大量输出火力,指挥官们往往会赶到横队正前方,为下属官兵做出无畏冲击的榜样。一般而言,密集队形中骑兵占据的左右宽度约为1 米。根据1804 年出版的《骑兵机动与训练临时条令》,展开成两列横队的96 人规模胸甲骑兵或卡宾枪骑兵中队,横向宽度应为37—38 米。同等规模的龙骑兵中队宽36—37 米,猎骑兵或骠骑兵中队宽35—36 米。当然,在实际战斗中,严格按照条令执行的骑兵之间不可避免地会发生若干挤压乃至碰撞,中队宽度往往会扩大到40 多米,甚至会演变成50 米以上。1832年的《法军骑兵条令》便根据实际情况, 将96 人规模骑兵中队的最大容许宽度调整为48 米。俄军于1831 年刊布的《训练手册》中也规定,120 人规模的骑兵两列横队正面宽度为57 米(80 阿尔申)。至于前后间隔, 两列横队中的骑兵一般在0.65 米(2 法尺) 左右,横队厚度通常在6 米左右。

法军骠骑兵匈牙利马刀法军胸甲骑兵共和十三年式直剑法军龙骑兵装备:共和四年式直剑,1777年式龙骑兵步枪,1763—1766年式手枪、刺刀

根据条令规定,法军当时的主要骑兵步法可分为慢步、快步、跑步三种,速度依次为每分钟100、200、300米。俄军的规定略有不同,其慢步、快步、跑步速度分别为每分钟50、120、150沙绳(107、256、320米)。 与步兵类似,骑兵在变换队形时的单位是骑兵排。在战场上机动的骑兵中队,多数情况下列成以排为单位的纵队。以法军为例:当骑兵中队抵达预定地点,指挥官下达“注意!各排右转!进军!”这三道口令后,中队便会全体展开成横队。在战斗中,骑兵时常需要改变阵地,在转移时经常还需要收拢成纵队——事实上,骑兵使用最多的队形变换就是横队与以排为单位的纵队间的转换。

(上图)别列津纳河会战中的法军胸甲骑兵

拿破仑曾对滑铁卢会战中法军第一军在英军骑兵面前的溃败做出点评:“骑兵冲锋在战斗开始、中间和结束时都同样有用。只要有可能,骑兵就应当冲击步兵侧翼,当步兵进行正面交战时,更需如此。” 当骑兵碰到期待已久的进攻机会后,纵队便会再次展开成横队,各个中队间留下大约10米的间距,骑手们抽出随身刀剑,伴着号角声缓慢加速,以各式步法向敌军发起冲锋。届时,钢铁相击的碰撞声、马蹄踩踏的嘈杂声难免令骑兵或战马兴奋起来。军官在这时就要确保士兵“保持队形,不断发出禁止士兵散开的命令,收紧士兵,确保他们处于完全静默之中”。根据条令规定,开始冲锋150 步后,号手就应当吹响“跑步……前进!”的号声,随后骑兵便应当全体加速(不过在实际战斗中,缪拉麾下的法军骑兵却以“冲锋时快步,退却时跑步”闻名)。距离敌军大约100 米时,指挥官奋力吼出“冲锋!”,号手们随即奏出冲锋号音。听到号声的第一列骑兵当即将刀剑平指向前,第二列骑兵则高举兵器蓄势待发。静默已久的骑手们发出雷鸣般的“皇帝万岁!”的欢呼声, 将胯下战马的速度催到极限……片刻过后,疯狂的人马潮流便已涌向不远处的敌军。 此外,百战余生的法国大军团军官们还总结出了许多与冲锋相关的小技巧。轻骑兵专家德布拉克建议,冲锋之前不妨稍稍收紧马匹肚带,士兵也可以喝点东西缓解情绪。要是骑兵打算冲击步兵或炮兵阵地,最好让骑手先在敌军炮弹和子弹火力下暴露一段时间,使其精神更加坚强。事实上,受过些许伤害的士兵冲锋起来会更勇猛。这不仅是因为士兵具备了复仇意志,还因为这一经历已经令他们意识到冲锋比留在原地更安全,一次迅猛大胆的冲击就有可能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

骑兵在战场上的另一个重要任务是扩张胜利,阻止敌军重整部队,这一任务时常会上升到战略高度。缪拉、贝纳多特、苏尔特在1806年耶拿—奥尔施塔特会战后进行了行程六百多公里的“三元帅追击”,切尔内绍夫、本肯多夫等人指挥哥萨克在1812—1813年之交从涅曼河一路推进到易北河,这些都可谓拿破仑战争中的战略大手笔。在1805年战局当中,堪称典范的战例是法军四千骑兵在少量步兵协助下打垮费迪南德大公所部主力,俘获奥军一万二千余人,缴获火炮128门、军旗11面、弹药车数百辆。 总之,尽管法军骑兵普遍在骑术、马匹上劣于联军,但他们拥有勇气、冲劲、坚定的信念、战友间的团结和大规模作战中的有效配合。在1805—1807年,法军还具备显著的各兵种协同训练优势。最重要的是,法军骑兵拥有大批目光锐利、能够一眼洞悉战局的骑兵指挥官和几乎难以比拟的数量优势:克勒曼、拉萨尔、缪拉、蒙布兰、拉图尔-莫堡、格鲁希、科尔贝、帕若尔、布吕耶尔、科尔比诺……这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名字无不承载着一份份反法联军的血泪账单。因此,在拿破仑战争前期,法军骑兵往往能够适时出现在关键场合,给予联军沉重打击。

图文节选《战场决胜者003:线式战术时代》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积分换礼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